美国校园欺负行为干预措施探析

0 Comment

美国校园欺负行为干预以州为单位,政府积极参与干预行动,同时干预欺负者、被欺负者和旁观者,理论研究紧密联系实践。我国应该重视校园欺负行为,建立一个由个人、家长、学校、国家共同参与的干预体系,理论研究结合实践,制定长期的干预方案。
关键词美国校园欺负行为干预措施启示

一、引言

近年来,美国对校园欺负行为的干预研究和干预实践较成功。早在1987年,在哈佛大学的研究基础上,美国发动了全国性的“校园欺负实务工作坊”的项目;1993年美国教育部规定的20世纪90年代需完成的6个工作目标之一
是“创造一个免于暴力的学校体系”;1999年科罗拉多州丹佛市郊科伦拜中学2名学生持枪射死12名师生,另有21人受伤。此事件进一步促使美国对学校欺负事件进行研究和干预。到目前为止,美国已形成了以州为单位,政府、社区、学校、学生、家长等多方共同参与的有效干预体系。在我国,以张文新为首的一批学者已对校园欺负问题进行了研究,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但与美国相比,我国对校园欺负行为的研究相对滞后,尤其是精神方面的欺负行为常被忽略;公众对校园欺负行为的认识和关注度远远不够;到目前还没有一个系统有效的干预措施。

二、美国校园欺负行为干预措施

美国干预校园欺负行为以州为单位进行,其中加利福尼亚、佛蒙特、佛罗里达州的干预教育具有典型性。
(一)美国干预校园欺负行为项目。
1.加利福尼亚州的“校园欺负行为”(bullyingatschool)。1997年,为了应对学生间的暴力行为,加州教育部和阿拉米达县教育厅合作出台了《学校董事、行政管理、法律及社区应对仇恨引起的校园暴力行为策略》文件,同时还提供了区域性的培训和技术支持。2003年,加州教育局邀请了分别来自洛杉矶警局、诽谤联盟、加州教育局、阿拉米达县教育厅、西米谷联合学区、国家教育安全中心、美国司法部、南方平困法律中心等地方的12位专家基于该文件讨论并编写了《校园欺负行为》(Bullyingatschool)一书,以便人们更好地预防和处理校园欺负行为。[1]该书列出了加州和联邦有关于欺负行为及相应惩罚的法律条款。从编写该书的参与专家的组成人员可以看出,美国在应对校园欺负行为时重视各界的合作与参与,尤其是各级教育部门、法律部门之间的通力合作;另外,该书还提供了一些主基于研究得出并经过实践证明的欺负应对策略。可见,美国注重理论研究联系实践。
2.佛蒙特州围绕“2004年的117号法案”(Act117of2004)展开的反校园欺负运动。2001年,为了响应全美“不让一个孩子掉队”的教育目标,佛蒙特州教育局出台了117号法案。为指导各校应对校园欺负行为,2004年,州教育局发布了“预防校园欺负行为方案”(ModelBullyingPreventionPlan);2009年8月,发布了“预防校园骚扰政策方案”(PolicyonPreventionofHarassmentofStudents),展示了具体的投诉步骤;[2]2011年1月5日,发出便函,求各校对“预防校园欺负行为方案”和“预防校园骚扰政策方案”的执行情况进行自我检查。从佛蒙特州关于校园欺负法案和措施的内容,我们可以看出美国对校园干预方案,从学校到政府部门,各类人员都有自己明确、具体、可行的工作方向。
3.佛罗里达州“反欺负与骚扰的5517.01号文件”(PinellasCountyPolicyagainstBullyingandHarassmentPolicy#5517.01)。2008年11月,佛罗里达州出台了“反欺负与骚扰的5517.01号文件”。文件对校园欺负行为的定义比一般的定义更宽广合理。其所规定的校园欺负行为不仅包括直接发生在学校的,而且包括如下三种类型第一,在与学校有关的或由学校发起的各种活动过程中发生的欺负行为;第二,在校车及学校车站发生的欺负行为;第三,在学校的网站上发生的欺负行为。[3]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和运用,互联网的普及为校园欺负行为提供了新的方式和场所。佛罗里达州的这项干预方案就是为应对这类新出现的校园欺负事件。可见,美国的校园欺负干预方案并不是对“校园综合性干预方案”的简单抑制,而是根据具体的国情和时代的发展有所取舍和发展。
(二)美国校园欺负行为干预措施的效果。
迄今为止,美国干预校园欺负措施已取得了一定的成效,有数据显示“全美校园犯罪案件从1992年的1,148,600起减少到了2001年的763,700起;校园恶性暴力案件从1992年的245,400起减少到了2001年的160,900起”。[4]佛蒙特州教育局2007年的年度报告显示在“预防校园欺负行为方案模式”期间,该校大部分学校的校园欺负行为有明显改善。如“哈特福德纪念中学”中欺负行为比率由原来16.8%降至8.7%(女生从9.3%降至4.4%;男生从23.7%降至13.9%);旁观者对被欺负者帮助的比率由原来极少提高到了28%;学校有关欺负的规定更加清晰和完善,并告知每个人;教师们在处理欺负行为时常与学生和其他成人进行交流;越来越多的成年人参与干预,且干预效果大大增强。
(三)美国校园欺负行为干预措施的特点。
美国校园欺负干预以挪威“校园综合性干预方案”为基础,但根据国情和时代的变更,又有所发展。因此,美国校园欺负干预措施除了“校园综合性干预方案”所具有的注重反欺负校园和班级氛围营造,相关个体其责任明确特点外,还具有以下特点。
1.重视政府参与干预行动。美国的学校欺负行为干预在提倡学校系统、家庭系统和学生个人系统的多方参与的同时,更强调政府的参与,主表现在两个方面(1)美国建立了由国教育部国家教育统计中心与美国司法部司法统计局联合负责的国家相关数据收集体系。该体系定期收集校园欺负信息并进行分析,公众可以通过该数据收集体系了解到相关信息。(2)各州采用了立法手段,对学校欺负行为进行干预。至2008年,美国已有37个州通过了反欺负法。[5]
2.对欺负者、被欺负者和旁观者进行干预。挪威等国的学校欺负行为干预采用的是矫正欺负者的行为习惯。但欺负事件对被欺负者和旁观者都会留下不同程度的阴影且很难自我调节。因此,美国干预惩罚欺负行为实施者同时还关注被欺负者和旁观者,辅导和帮助被欺负者树立自信心,增强自我保护意识和能力;教旁观者知道如何帮助被欺负者,同时也树立自信心等积极的心态。
3.注重理论研究与实践紧密联系。从上面的干预项目可以看出,美国对校园欺负行为研究并不只是停留于心理学角度的研究,而是把心理学研究与具体干预方案、法律政策的设计和实施实践研究结合起来。这样理论研究为干预实践提供了指导,干预实践检验和促进了理论研究。

三、启示

目前,我国面临的校园欺负事件越来越多,但公众还没有较强的反校园欺负意识,没有一个有效的干预体系。从美国对校园欺负行为干预措施的实践,我们可以得到以下启示。
(一)重视校园欺负行为。
与美国对校园欺负行为的重视程度相比,我国对校园欺负行为的关注极低。目前,还没形成全国性甚至是区域性的反校园欺负气氛,没有专门的法律、政策及文件,学生、学生监护人、学校工作人员及其他相关人员缺乏对校园欺负问题的足够认识。认清该种行为的特征和其严重性是有效预防和控制的前提。因此,我们首先提高人们对欺负问题的意识,增强对欺负行为的了解。
(二)建立个人的、家长、学校、国家共同参与的干预体系。
校园欺负行为干预是一项复杂而艰巨的任务,必须有学校、学生、家长、政府等多方共同参与。成人意识到他们有责任对学生的欺负行为进行控制,对学生(尤其是中小学生)在休息时间内的活动有适当的监督,教师坚决制止欺负行为,并让学生意识到欺负他人受到惩罚;教师及时与欺负者和被欺负者谈话,但应避免当众批评或惩罚欺负者,必时还联系他们的家长。国家应该提供法律和政策上的支持;只有这样,干预措施的效果才能很好地体现出来。
(三)注重研究成果的应用,制定长期干预方案。
在我国,以张文新为首的学者在校园欺负问题方面的研究已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但是研究的深度和运用都还远远不够,多数研究仅停留在搜集数据阶段,缺乏理论分析。另外,还没有一个系统可行的校园欺负行为干预方案提供给实践工作者。因此,我国关于这方面的研究还没能对校园欺负行为干预实践产生实质性的影响。

参考文献
[1]FayeOng,VivianLinfor(edit).bullyingatschool[M].CaliforniaDepartmentofEducation,200316-18.
[2]VermontDepartmentofEducation.PolicyonPreventionofHarassmentofStudents[EB/R].http//hrc.vermont.gov/VermontDepartmentofEducationDocuments.2010-06-06.
[3]Anonymous.PinellasCountyPolicyagainstBullyingandHarassmentPolicy#5517.01[EB/R].http//family.samhsa.gov.2010-06-06.
[4][5]童小军,漆光鸿.美国学校欺负研究综述[J].中国青年研究,2009,(8)9-14.